白雲江高鎮
  文/圖 羊城晚報記者 何偉傑
  連日來的大霧讓羊城市民苦不堪言,白雲區江高鎮郭塘村一帶的居民也向本報訴苦,他們那裡常年煙霧瀰漫,侵害他們的不僅僅是霧霾,還有“毒霧”。記者走訪發現,郭塘村周邊分佈著多家熱鍍鋅廠,這些廠釋放的刺激性氣味嚴重影響附近兩條村、四所中小學的居民、師生的正常生活。白雲區政協委員表示,該問題已被投訴多年,相關部門至今仍未關停相關工廠疑有貓膩。白雲區環保局承諾將關停不合格廠房。
  現場
  刺鼻“毒霧”籠罩村莊
  3月11日上午,輕霧籠罩在郭塘村的上空,附近的居民阿文(化名)看了看天空,對記者說,“這是那些熱鍍鋅廠排放出來的煙”。他向東邊指了指,東邊有一排排廠房,雖然沒有煙囪,但可以看到不斷有白煙升起。“你覺得刺鼻嗎?今天已經算不錯了,至少我沒什麼感覺。”由於工作原因,阿文去年搬到郭塘村附近一棟宿舍居住,“剛開始一直想吐,到現在慢慢習慣了”。時間久了,阿文的身體出現不適,“喉嚨乾、咳,呼吸道也有問題”。
  記者走訪發現,與阿文有類似感受的村民不在少數,他們多數居住在郭塘村和大嶺村。受“毒霧”困擾的還有周邊四所中小學的學生,高二學生阿娥(化名)表示,有時候風向一變,甚至可以看到一股乳黃色的氣體飄來,“老師趕緊把窗全都關上,如果碰上做廣播操和上體育課,就得暫停了”。更嚴重的是,那些熱鍍鋅廠往往是24小時作業,阿娥有好幾次晚上睡覺被“毒霧”熏醒。
  毒霧的危害程度有多大?阿娥舉了一個例子:“去年學校在池塘里放了一千多條魚,沒想到第二天都死了。”有老師向記者反映,學校長期被“毒霧”包圍,家長們的意見越來越大。
  除了“毒霧”污染,有不少居民直指那些熱鍍鋅廠為了污水“零排放”,把污水偷排到地下。一名相關人士帶著記者在郭塘村周邊走了一圈,一些樹木早已枯萎,有的池塘水源變色,邊上積滿了厚厚的污垢,到處污水橫流,“前段時間有人下池塘清理,上來時小腿的皮都脫掉了。”為了安全起見,有的學校甚至禁止學生靠近池塘。
  暗訪
  鐵皮廠房污水橫流
  屢受詬病的熱鍍鋅廠位於郭塘村雄郭西路附近一帶,至少有四五間。記者近日暗訪其中一家熱鍍鋅廠,廠房是用鐵皮搭起來的幾個簡易空間,裡面污水橫流,銹跡斑斑,幾名工人在裡面作業,冒出濃濃的白煙,味道相當刺鼻。
  記者以學校老師的身份詢問排放“毒霧”以及偷排污水之事,該廠一名負責人把責任推給隔壁幾家熱電鍍廠:“我們肯定不存在這些問題,旁邊那幾家就說不定了。我們也知道肯定會有些味道,但不會有事的,你看我們一些車間工人幹了快十年都沒事。”該負責人表示,工廠確實已經接到附近好幾所學校的投訴要他們停工,但是,“這是歷史遺留問題,是否停工要看政府”。(報料人盧先生,三等獎100元)
  何偉傑  (原標題:“千條魚放進池塘)
創作者介紹

pu防水

kw48kwijg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